新闻动态
媒体中医

从即毒消灾到种痘免疫——种痘术的发明及传播

  天花是迄今为止人类消灭的惟一传染病,“种痘”技术对此厥功夙著,并由此勃发了免疫之学,它经过了从“时苗”到“熟苗”和从人痘到牛痘的长期历程,其中也包含了中国人所贡献的智慧。
  天花大约于公元一世纪传入我国,由战争中的俘虏传来,故名虏疮,后又有宛豆疮、天行发斑疮、痘疮、痘疹、天痘、天花等诸多病名。晋代医学家葛洪(公元265~313年)在所著《肘后方》一书中首先记载了虏疮。天花是由天花病毒所致病,因其传染性强,多次酿成大流行给人类带来灾难,重者致死,免于亡者可因皮肤脓疱遗留瘢痕成为麻脸,也有伤及眼而失盲的。患过天花如存活者可获得终生免疫。从公元前1160年古埃及法老拉米西斯五世的木乃伊,见有面部天花瘢痕,说明天花病毒传染给人类至少有3000余年的历史。中世纪天花流行,当时居民死于天花者,占全民死亡者的10%。法国国王路易十五、英国女王玛丽二世、德皇约瑟一世、俄皇彼得二世、清朝顺治皇帝等,都是感染天花而死的。整个18世纪,欧洲死于天花的人数达1.5亿以上。
  对如此肆虐的寰区通病,人们当然绞尽脑汁去思考如何来防治。《素问·骨空论》提到用灸法施于被犬咬的人,以为预防狂犬病发生及用为治疗。在葛洪的《肘后方》中,就记有以狂犬脑敷治狂犬咬伤的记载,这是以毒攻毒的治疗思路,但这还不是预防免疫,也没有用之于天花。后来人们在世代罹患天花而有不同结局的情况中,先民们思考到,是否可以人为的患一次轻微天花而能蠲免死亡或麻脸,并获得终生免疫。民谚也称:“生娃只一半,出花才算全”。由此而逐渐蕴发了“即毒消灾”的免疫学思想。通过接种(包括接受害天花患者的内衣)天花患者的痘疮泡浆、痘痂等,使其出一次轻微天花而获得免疫。据文献所载,早在唐朝始有种痘。在1884年武荣纶与董玉山合撰的《牛痘新书》中写到:“考上世无种痘诸经,自唐开元间,江南赵氏始传鼻苗种痘之法。”清代朱纯嘏《痘疹定论》也记载:宋真宗时(公元1006~1017年),丞相王旦的几个孩子都患过天花,幼子王素出生后,聘请峨眉山称为神医的道人为其种痘,果然在种后7天便发烧出痘,12天便结痂,王旦以重礼感谢医生。后来王素活了67岁。峨眉山人这种人痘法世代继承传播,《重修湖州府志》记述,在清雍正年间,有人亲睹痘医胡美用此法操作。种痘如此有验,人们便盖起了痘神庙以尊奉痘神。把出痘称为“出宝”。有名士吴信辰为痘神庙题楹联云:“宝痘匀圆,喜个个金丹换骨;天花消散,愿家家玉树成林。”从此联看,已把接受过种痘得以出宝的人视为“金丹换骨”,具有免疫学的思想。清代两江总督曾国藩也曾为江宁(今南京)痘神庙提联:“善果证前因,愿斯世无灾无害;拈花参妙谛,惟神功能发能收。”他也认识到,种痘和消灾,是一个前因后果的免疫过程。由于种痘术,中国在明代有李氏编有《免疫类方》,创立“免疫”一词,沿用至今。
  在明清时代,在医生队伍里已经有以种痘为业的专职痘医,清代国家还设立种痘局,并有专职官员“查痘章京”管理出痘人的隔离情况。明清时已有几十种痘科和种痘专书,都记录着不同的种痘方法。最初有四种方法,即痘衣法、痘浆法、旱苗法、水苗法。痘衣法是身穿害过天花者的内衣以引发天花,最为原始,可靠性差,危险性也大。痘浆法是蘸取豆疮的泡浆,令从被接种者的鼻孔吸入,乃是直接感染,危险性最大。旱苗、水苗分别是将痘痂研细或经水调匀后经被接种鼻孔吸入,可靠性、安全性都优于痘浆法。这种取自患天花者的痘痂称为“时苗”,其本质仍是令接种者感染一次天花,仍有相当的危险性。例如明代周晖的《金陵琐事剩录》就记载陈评事之子死于种痘。此后在时苗法的反复实践中,痘医逐渐选取经几代传递而致“苗性和平”的痘痂做疫苗,称为“熟苗”。“熟苗”本质上是一种减毒的疫苗,比之“时苗”,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是人痘法中最为安全可靠的了。人痘术在当时是领先的技术发明,受到各国的重视,先后流传到俄罗斯、朝鲜、日本等国,又经过俄罗斯转传到土耳其及欧洲、非洲诸国。1721年,天花被从西印度群岛带到波士顿,牧师马瑟把他所知道的人痘接种术情况告知波士顿有关人员,这样美国也有部分人接受人痘接种法,如博伊尔斯顿医生就很快给他的儿子及其他儿童实施了人痘接种。天花流行之后,波士顿市政管理委员会统计表明,在死亡的300人中,种痘者仅为2%,而自然染病死亡者占14%。但此后法律的认可几经波折。独立战争时期,鉴于军队反复流行天花,华盛顿政府于1777年2月发布命令,要求所有部队实施人痘接种。这是詹纳发明牛痘接种术前20年的事。又据俞正燮《癸巳存稿》所记:“康熙时俄罗斯遣人到中国学痘医,由撒纳特衙门移会理藩院衙门,在京城肄业。”当然,人痘法在传到欧洲时也曾经遭到责难和反对,被认为是逆上帝天恩行事,有的国家甚至出令禁止,这也说明人痘法在当时思想界已掀起巨澜。但是法国思想家伏尔泰则以敏锐的眼光赞扬这孤明先发的免疫技术,他在《哲学通讯》中一封《谈种痘》的信中称赞道:“我听说100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种习惯,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 [Page]
  18世纪在欧洲各种传染病流行仍很频繁,在儿童死亡率最高当属天花,仅在1719年的一次流行中,巴黎就死了1.4万人。中国的人痘术已传到欧洲,被命为“人痘接种”。当时还有希腊医生蒂莫尼也曾在1713年记述塞加西亚的妇女们用沾以痘浆的小针刺及身体,后感染而未造成重大伤害。当时英国驻土耳其君士坦丁堡大使的妻子蒙塔古夫人的儿子曾在1717年做了人痘接种,取得成功,事后,他在通信中把此消息转告给英国亲友,他的信曾在英国《皇家学会通报》上发表。翌年6月他回英国以作家、女权论者的身份,大力提倡种痘,从此人痘接种在英国流传开来。当时英国医生詹纳注意到人痘接种法免疫的事实,他因兼做兽医,与牛有较多的接触,也知晓当地农民都知道患过牛痘的人不感染天花的事情,在此启示下他坚信:“无论是牛痘,还是长在猪上的猪痘,或是人的天花,都是同一种疾病。”他以此潜心研究,应用各种动物做试验,他先后以20年的时间到牧场挤奶妇中调查,验证了患过牛痘者不得天花的事实。1780年,詹纳发现牛乳头上所生的疱疹都能传染给人,但只有一种疱疹的脓浆可以预防天花。他把引起牛疱疹的物质称为病毒。1790年,詹纳将天花痂皮给患过牛痘的人接种,以观察患过牛痘者是否不再患天花,果然得到证实。他也曾采取猪身上的痘苗为他的儿子爱德华接种。1796年5月14日他为一名叫菲普斯的少年接种了痘苗,所用的痘浆是取自一位挤牛奶正患牛痘的挤牛奶少女尼尔美斯。3天后接种处出现小脓疱,第7天腋下淋巴结肿大,第9天轻度发烧后接种处留下小疤痕。6周以后,詹纳再给这名男孩接种取自天花脓疱的脓液,男孩没得天花。他将这套程序称为种牛痘,以区别人痘接种。牛痘接种使科学预防疾病跨出了第一步,他在1798牛发表的《种牛痘的原因与效果的探讨》一书中,公布了23个种痘而再不得天花的病例。他写道:“牛痘和天花的脓疱相似,患牛痘和患天花的症状也相似,所不同的是牛痘比天花的症状要轻的多,牛痘不会引起牛的死亡,患牛痘的人也不会死亡。”但是,当时还有很多人不相信,甚至说三道四。面对这些,詹纳说:“让人家去说,走我自己的路。”牛痘接种术,以方法简便安全,降低了天花流行强度和死亡率而被各国相继采用,10年间迅速传播到全欧及美洲。首先是在他的国家英国,在不列颠的陆军和海军强制实行种牛痘。1803年,西班牙还特派船队向其所有属地做了为期3年的环球航行推广。詹纳受到拿破仑的敬重,拿破仑的孩子及他的军队也都进行了牛痘接种,并誉詹纳为“罗马之王”。德国则把詹纳的生日作为节日祝贺。1802年及1806年,英国国会先后2次奖励詹纳3万英镑以表彰起贡献。1803年以后詹纳到伦敦皇家詹纳学会工作。1813年剑桥大学授予他博士学位。美国总统杰斐逊在给詹纳的信中写道:“你从人类苦难日历中撕掉了那最痛苦的一页。你现在可以欣慰的想到:人类永远铭记你的功绩;我们的后代只会从历史书上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种可恶的病叫天花,但被你制服消灭掉了。”詹纳被后人称为“伟大的科学发明家与生命拯救者”。
  牛痘接种法发明9年以后,在1805年,此法即由菲律宾转传至澳门,其后在广州、北京、上海等地先后提倡种牛痘,渐遍全国,替代了人痘接种法。至1890年传至四川,1900年达西藏,1903年传入云南。早年中国应用的牛痘浆大都取自种过牛痘的儿童种痘反应后臂上的痘疮,故推行较为困难。直至1925年北京的中央防疫处制出牛痘苗,才能大量分发,普及了种痘。因中国有悠久的种人痘的历史,故对牛痘易于接受,普及也快。回顾从人痘到牛痘传出又传入的历史,正可堪为免疫学发展史上的一段佳话。1980年5月,第23届世界卫生大会正式宣布天花被完全消灭,天花病毒在自然界已不存在,只有美国和俄罗斯的实验室还保存着样本。全世界至今再未出现天花病例。天花这种惟一被消灭的传染病,正是人类医学科学光辉成就的典范。(摘自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中国中医研究院基础理论研究所孟庆云)